吕志洪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到达那个孩子家的情景——木板搭造的房子四面漏风;地上挖了个洞,搭上几块石头就是灶台;孩子没有鞋穿,光着脚蹲在地上打量着他。

近日,#高铁司机13年默默助学20个孩子#登上微博热搜榜,为事件当事人吕志洪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关注。接踵而来的采访让他不安,他一再强调,“我做的只是非常普通的、简单的小事”,接下来,就让我们走进吕志洪普通、简单的故事。

44岁的吕志洪是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杭州机辆段的一名动车组司机,13年前,他在一个qq群看到一条为西部失学儿童募捐的消息。“少聚餐一次,就能捐助一个孩子一学期”的口号打动了初为人父的吕志洪,他参与了这项募捐活动,按月为孩子捐献现金和物资。

生性严谨的吕志洪,想要确认物资能用在孩子们身上,也想亲自见见结对的孩子,2009年国庆假期,他跟着项目发起人,来到了贵州省凯里市从江县高吊乡。

从杭州坐22个小时的火车到凯里市,再坐8个小时大巴到从江县,转乘4个小时车到高吊乡。最后一段路程,吕志洪走了5小时山路,摆渡过一条河流,带着满脚的泥巴,终于到了捐助对象的家。

祖祖辈辈都生长在江南鱼米之乡的吕志洪,在这次爬山涉水的“旅行”中不断突破对“贫困”的想象。

“我来的时候没觉得路程很长,心情很好也很激动,因为马上就要见到这些孩子,回去就不行了,一直很失落。”回到杭州后,吕志洪没有一刻能够忘记那边的孩子们,捐钱捐物、结对捐助、利用休假去看望他们,从贵州从江县到云南会泽县,从汉族到少数民族,13年来,吕志洪的捐助让20余名孩子重返课堂。

被资助的孩子们对“吕叔叔”充满感情,在买不起邮票和信封、寄信要走几十里山路的情况下,他们把信攒起来,谁要去镇上了,就托那个人把信一起寄给吕志洪。他们在信中兴高采烈地说起学习的新知识、可以吃上鸡蛋了、又升了一个年级……有个女孩子珍珍写信,感谢“吕叔叔”祝福她六一儿童节快乐。

不善言辞的吕志洪,回信多是薄薄的一张纸——叮嘱他们好好读书、走出大山,但每次回信时,他都会将一叠厚厚的信封、邮票一起塞进信封——如果孩子们想再写信给他,至少不用为信封和邮票钱发愁。

尽管吕志洪为这些孩子提供了物资和学费,这些孩子还是会遇到其他方面的难题。今年正月,吕志洪收到一条志愿者的微信,是他捐助的一个叫漫漫的孩子托志愿者转达的。“她拼命地跟我道歉,说对不起吕叔叔让您失望了,爸爸生病了,她必须要留在家照顾爸爸,不能读书了。”

吕志洪心急如焚,先是托志愿者转告漫漫,可以在学费之外,帮漫漫再承担生活费,让漫漫去读书。后来又一再打电话鼓励她“如果高中都没毕业,你就会找不到好的工作,不光是你自己毁了,你的下一代也毁了。”当漫漫犹豫着说出自己和爸爸一个月需要400元生活费后,吕志洪主动提出每个月多给100元,让漫漫可以安心读书。

除了每年3000元的学杂费和6000元的生活费,吕志洪还会隔三差五地给漫漫打一些钱——“这120是开学了,让她买双鞋子的”;以及一些自己亲身经历过的风景——西湖的明月,钱塘江大潮,上海滩的摩登,“我想让漫漫知道世界很大,她一定要通过学习走出大山来看看。现在,漫漫正在备战高考呢,”吕志洪笑着说,“只要她愿意读,我就资助下去。”

资助的孩子越来越多,吕志洪的花销也越来越大。

以前,同事偶尔会打趣他:聚餐也不来、社交也没有,瘦成什么样子了,也不知道省下钱干嘛!吕志洪只是一笑了之。

前不久,贵州平塘县掌布民族小学的志愿者老师求助儿童过冬的衣物,吕志洪向同事们寻求帮助时,不小心“暴露”了自己。同事恍然大悟,也有些“埋怨”:“怎么没早点告诉我们!”

车间党总支马上发出倡议书,在公司募集了约1000件冬衣。“衣服筹集好以后,我们单位已经下单买好了一些学习用品,到时候一起寄过去。”吕志洪开心地说。(刘晓)

编辑:冯仪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